中国山东网首页  登录  新闻热线:0531-85876666 在线留言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把肆意侮辱山大学子当成流量收割机,谁们才是“学伴事件”中真正的恶人?!

2019/7/18 17:05:45   来源:东岳客微信

  你想要什么样的真相,是事实的真相,还是你愿意相信的真相?

  山东大学的“学伴”事件引起的影响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

  一个大学遭遇了舆论上的万般指责,而身处于山大校园内的无辜学子,更是深陷舆论漩涡,遭受着网络暴力的肆意侮辱与伤害。

  在这个事件中,舆论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针对山大的,一个是流氓搭车。

  事件所发生的土壤以及山大的处理不当,加之这个事件承载了太多的民族情绪、男女问题、外国留学生超国民待遇、种族歧视等问题,使得事情变得异常复杂,而舆论的争议也多是鸡同鸭讲,混为一谈。

  如果说批评外国留学生的“超国民待遇”,抨击山大官僚体制与危机公关技巧,甚至打着民族主义的大旗来讨论是否崇洋媚外,都是可以理解的,也应该是在可以探讨的范畴之内的。

  但现在最为恶劣的事实是,大量的脏水,毫无事实根据的臆测,移花接木、断章取义的造谣污蔑,这网络中种种可以利用的下流而卑鄙的手段,一股脑地指向了无辜的山大学生,尤其是女学生们。

此刻的山大校园

  这两天的山东大学,安保已经升级了,出入校园的学生们在尴尬甚至是委屈中默默地接受安保人员的身份验证。

  在校内的表白墙前,有学生这样写道:

  墙啊,进学校,门口六个安保伯伯,挨个要校园卡,一边走路一边哭,一边走路一边哭,怎么就这样了呢?

  抱抱所有这些天受委屈的孩子。

山大学生提供

  安保升级的背后,是山大校园里陡然多了许多蹭热点、发抖音的社会人士,他们拿着手机,跑到小树林里,对着女大学生大拍特拍,嘴里说着下流无耻的话,女生们吓得到处躲藏。还有人跑到女生宿舍前,对着没有拉窗帘的女生宿舍拍照片、录视频。

  这已经不再是简单的骚扰了,而是赤裸裸地耍流氓了。

  这些勾当被发到抖音上,都是这样的嘴脸——

原视频已删除,截图取证

  上周末的山东大学,有一大批毕业20年、30年的同学聚会,但是这些昔日的山大学子,回校聚会时,也要提防着莫名的视频拍摄者。身后还有默默跟随的安保人员。校友们心里五味杂陈,感受到了“压力山大”的真正内涵。

  这种骚扰也从校内延伸到校外。一名山大女学生说,她打车回校,一路上要忍受出租车司机各种不明真相的质问,甚至是言语上的骚扰。很多山大的学生外出游玩时,已经耻于暴露自己的身份。

  这种无端的侮辱与伤害,还在继续发生。

山大学生提供

此间的网络暴力

  在抖音、b站等社交平台上,每一条山东大学相关话题的评论区里都污浊不堪。一位已经毕业的女大学生发了一条毕业的 VLOG,竟然也招来了种种恶毒的人身攻击,就连一位文献学教授的网课下面,评论区也是污言秽语。

  这些语言的低劣与恶毒,在此不愿引用,以免对无辜的当事人造成二次伤害。

  在一篇文章里,几位大学生跟帖留言,叙述自己的痛苦遭遇。

  当事学生发来了自己遭受各种骚扰的聊天截图,个人信息被严重泄露,QQ 号、微信号每天都有数十个陌生人请求加好友,留言中充斥着各种下流语言。

  这种线上与线下的恶意骚扰,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他们的正常生活。而参加过学伴活动的大学生,遭受的攻击与伤害更甚。

  一一查看大学生们发来的截图证据,那上面的语言,恶毒到已经失去了基本的理性与善良,恶意已经穿过手机屏幕,肆虐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而这些既没有参加过学伴活动,也没有结交外国留学生的普通学生,仅仅因为在微博、朋友圈上发表了澄清真相的言论,便立刻被打上丑陋的标签,并被人肉搜索。他们的个人照片、私人空间、实习信息均被一一翻出,微博、微信各种私信骚扰层出不穷。

  更有甚者,很多人伪装成山大学生,混入新生微信群,在群内传播色情视频,继续往山大学生身上泼脏水。

  一位女大学生说:线上被网络暴民各种问候,以极其恶劣的语言谩骂,我们理性客观解释事实被说成洗地,护校蛆,他们被营销号误导,完全活在自己臆想的肮脏的世界里。不能用证据证明山大的过错,便谩骂,指出他们的谩骂侮辱的错误,便说我没素质你能怎么样?

  这些年轻的山大学生们,曾经充满了对未来的无限憧憬,而现在却充满了对陌生人的警惕与对社会的惶恐,他们不敢再轻信和接受任何一家媒体的采访,就像一位女学生在自己的网帖里说的那样——

  因为你们的恶毒,让我们这些20多岁出头的女孩,对世界过早地失望了。

恶意谩骂聊天截图

被歪曲的事实

  尽管遭受侮辱与谩骂和伤害,但这些年轻人捍卫事实与真相的勇气,勇敢抗争网络暴力的胆识,还是深深地感动了我。

  这些势单力孤的大学生们,在汹涌的网络暴力面前,他们的声音还很微弱,而真正的事实依旧被淹没,被加工过、被歪曲的所谓“事实”,依然作为论证的靶子,被冠以所谓民族主义、女权意识的大旗,肆意地伤害与侮辱。

  如果还有人说我是为山大洗白、洗地,那么老子就认认真真地用扎扎实实的证据洗一次地,不为山东大学,仅仅是为了无辜受害的山大学生。

  复盘整个事件,学伴制度是导火索,由此引发的网络谣言的各种套路便纷纷如恶鬼附身,直将山大拖入深渊。

  造谣套路一:恶意抹黑

  山东大学的学伴制度不是独创,国外有,国内大学也有,而且山东大学的学伴制度也不只是针对外国留学生,本国家庭困难学生、少数民族学生以及特定需要帮助的学生,都有相应的学伴计划。

  但是当这个制度被误导歪曲传播后,事情就完全走样,原本简单的事实也开始被指鹿为马,攻其一点而不计其余。

  从目前的公开资料来看,山大招募的原则是自愿加入,而且没有任何强制性的命令以及明显的官方利益交换色彩。

  舆论抨击的关于“结交外国异性友人”的选项,严格意义上这只是一个意向调查,旨在调查参加学伴活动的目的。后来山大为此进行了道歉。这说明尽管不是招募的正式条件之一,但也确有瑕疵,因此才被人不依不饶,穷追不舍。

  这样的事实反映在最终的学伴活动参与人员情况上,所谓的“三名女生陪一名黑人”的说法,也是选择性的误导。

  像下面的这张表,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参加学伴活动的大学生,有男有女,外国留学生也不是清一色的黑人,也有亚裔,而且也是有男有女。

  山大一名学生提供了确切的数据:外国留学生47人,其中26女21男;中国学生141人,其中85女56男。

  选择性误导,历来是信息操控的惯用伎俩。

  综合学生们提供的资料,以及参考了新京报“我们视频”的采访资料,也包括引起山大学生反感的澎湃新闻的相关报道,根据受访者的叙述,可以得出判断,学伴计划目前并没有出现外界臆测的异性三陪、跪舔洋人等龌鹾的事情,这个计划仅仅是一个正常而单纯的学生间的交流活动。

  至于这个事件引发的官方介入以及其他不当处理措施,并不影响这个制度的设计初衷。

  故意的信息误导,恶意迎合社交媒体上的民族主义、道德恐慌与种族歧视等网络情绪,便将“三个女生陪伴一个黑人”的说法推上了谣言的顶峰,而且包括后续曝出的“25名男人伺候一个非洲黑人”,也是延续了这种典型的操控信息然后误导歪曲的套路。

  实际上,山东大学青岛校区的这位津巴布韦的留学生,当时的病情十分严重,严重到什么程度?快死了,拜托!

  时值寒假期间,这名留学生住在重症监护室,其妹妹在外陪护,25名志愿者,每人一天,做一些翻译工作,在其妹妹和医生之间进行病情交流。

  这种出于人道主义的举动,在网络暴民的眼里,也立即变成了跪舔洋人的又一个“铁证”。

  套路二:移花接木

  在制造误导性信息之外,几乎所有的公共事件中都有为蹭热点而产生的谣言,像这次山大事件中,有人在网络肆意传播未经证实的照片,移花接木,将完全与山东大学无关的事情,栽赃陷害给山大学生。

  像一张一个中外学生的交流活动的照片,被描述成山大女生陪吃陪玩的“铁证”。事实上,这张照片是四川大学的学生交流活动,在这个境外网站照片的留言区,有人就指出对方剽窃了自己的照片,并 P 成了山东大学。

  还有一个色情视频,也被造谣为外国留学生在山东大学公寓里强奸女学生。

  事实上,这个视频发表于2015年2月,与山东大学毫无关联。

  套路三:断章取义

  批评者们还有一个例子是看似无法反驳的两组数据。

  一组数据是关于山东大学财政预算中,科研经费远低于来华留学教育经费。持论者认为,来华留学教育经费有5950.72万元,科研经费仅有5606.48万元,而国内其他大学的科研经费均高达数十亿元。

  第二组数据是在留学教育经费的对比上, 山大的出国留学教育,也就是用在中国人的留学经费上只有区区7.77万元,连个来华留学教育的零头都不到。对这个数据,就连正规的官方媒体也保持了质疑,似乎坐实了山东大学“崇洋媚外”的洋奴本质。

  我查阅了相关资料,并就此请教了预算编制方面的朋友,发现这也是典型的误读,属于一厢情愿的断章取义。

  对第一组数据,山东大学真正的用于科研经费的支出预算是72亿元,其中基本支出是44亿元。科学技术支出并不能涵盖真正的科研费用。

  对第二组数据,来华留学教育与出国留学教育的经费预算,根本不具有可比性。

  一方面,二者预算的列支类项就不同,一个是基本支出,一个是项目支出。

  另一方面,出国留学教育目前多指用于公派出国的费用支出,而现在的公派留学名额越来越少,费用多用于出外的学术交流与访问,这个数据与来华留学教育的费用,显然不是在同一个对比层次上。

  虽然都是用数据说话,但数据背后的指向性,却完全是相反的。这也是造谣者的惯用伎俩之一。

  套路四:一叶障目

  在网上,强烈抨击山大奴性与堕落的还有一个曾经的山大人,现在的浙江大学教授夏立安。这位反水者的身份与见识均高于一般的批评者,所持观点也有一定道理,但他论证的事实依据却也犯了低级的逻辑错误。客观上助长了这些不实传言在更大范围内的扩散。

  夏立安教授依托的除了学伴三陪一、25名男生陪伴一名留学生等两个事实外,还特意点出了留学生的免费配电额度是每人30度,远高于本科生的每人6度。

  包括夏立安教授在内的批评者可能过分地被民族主义情绪所裹胁,而失去了基本的理性判断。

  这个免费的配电额度其实是与宿舍费用的标准有关联的,住宿费用高,相应地,获得的免费配电额度就高。

  我拿到了一份外国留学生在山大的住宿标准。留学生的标准间是按天收费,每天40-50元,套间是80元/天,按10个月计算,平均每年的住宿费在12000元到24000元。

  国内学生的住宿标准是六人间或四人间,费用是每生每年800-1200元。外国留学生的住宿费用是国内学生的10倍,免费配电额度有差别也就可以理解了。

  这就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我们很容易被片面的事实而影响了整体的客观判断,在这一点上,学术水平与认知水平不一定是成正比的,而保持一个独立思考与判断的理性人格,依然是这个社会最稀缺的东西。

  偏见造成的伤害

  复盘整个事件中的关键几个事实细节,我们可以看出信息是如何在操控中被误导,舆论是如何被带偏了节奏,而利用受众的偏见,一个简单明了的学校内部制度,演变成了各种主义与矛盾冲突的风暴眼,成为整个社会复杂情绪的出气筒和巨大的释放地。

  作为一个公共机构,山东大学所遭遇的舆论误解和攻击,一定是因为自身的不完美和处置不力;但裹挟在这场风暴之中的莘莘学子,却很不幸成为了牺牲品。

  对待这些无辜被侮辱和伤害的年轻人,山东大学应该对学生们说一声对不起,孩子们在这个夏天的遭遇,需要有人去给他们一个精神上的拥抱。

  对这些无辜被侮辱和伤害的年轻人,参与这个报道并以偏见和轻率判断的官方媒体、意见领袖、自媒体大 V等,应该欠山大学生们一个道歉。

  在山大事件报道里,新民周刊、观察者网的相关信息,现在看属于误导网友情绪。

  意见领袖们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中国青年报著名评论员曹林在个人公号上发表了情绪极端化的文章《外人看不起、自己人看不惯、老子看不下去》,对山大及学伴制度严厉批评。这篇文章很快被《冰点周刊》微信公众号转发。这应该是中国青年报及曹林大失专业水准的一次操作,实在有损于其多年来形成的媒体美誉。

  微博认证名为旅德学者杨佩昌的大V,因其教育背景,所发表的言论,更是成了这一事件中批判声音最强烈的一个话题策源地。他基于事实被误导传播后的貌似理性文章,山大学生与其私信辩论的截图等,都给了风暴中的山东大学及学生们更大的杀伤力。

  一个名叫“臧启玉律师”的网友,更是蹭热点毫无下限,完全背离一名法律人的基本理性和法律素养,以严重失实的标题,以谩骂污蔑式的语言,在山大学生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盐。至于在整个事件中恶意造谣、肆意污蔑的那些营销号们,那更是毫无底线、节操全无了。

  在这起风波中,只有少数人坚持发出理性的声音,像“三表龙门阵”是最早对抹黑山大女生发声谴责的意见领袖,山东本土的意见领袖“魏道泉城”、“我的青岛”也都发出了理性而公正的声音,当然也包括我自己。

  《战国策·魏策》中说,“夫市之无虎明矣,然而三人言而成虎”。

  时至今天,“三人成虎”的谣言传播插上了更快的翅膀,也行使了更大的破坏力量,而普通的民众,在众声喧哗的真相面前莫衷一是,就这样被轻易地欺骗,被裹挟,然后臆测成正义的化身,变成侮辱与伤害无辜者的网络施暴者。

  在山大学伴事件上,几乎所有澄清事实真相、倡导理性判断的文章都被污蔑为洗地文和洗白文,坚持理性发声的人们也被冠以“护校蛆”的恶劣称谓,在这些汹涌澎湃的网络恶声面前,真的是“积羽沉舟,群轻折轴,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抗争变得十分悲壮,而抗争的勇士,却往往会被认为是傻瓜。

  在网络上,每个人都可以是正义的法官,也可以是杀人于无形的凶手。

  可以饶恕吗?

    编辑:何普言    责任编辑:胡立荣

相关阅读

免责声明

1、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

2、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山东网)”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

3、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疏忽、合约毁坏、诽谤、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4、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网站声明》并完全同意。

友情链接

主管:山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712017000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鲁B2-2009002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鲁)字第161号

短消息类服务接入代码使用许可证号:鲁号[2009]00010-B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510518 鲁ICP备10003652号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536号

Copyright (C) 1996-2016 sdchina.com